<tr id="ca6ea"></tr><rt id="ca6ea"><optgroup id="ca6ea"></optgroup></rt>
<acronym id="ca6ea"></acronym>
<acronym id="ca6ea"><wbr id="ca6ea"></wbr></acronym>
<samp id="ca6ea"></samp><samp id="ca6ea"><wbr id="ca6ea"></wbr></samp>
<rt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rt><xmp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鋁業資訊 >  國內要聞 >   山東首富張士平卸任 鋁企魏橋董事長 其子張波接班

山東首富張士平卸任 鋁企魏橋董事長 其子張波接班

澎湃新聞2018/09/28 16:45:30

手機閱讀

鋁業網

鋁道網】1981年,35歲的山東省濱州鄒平魏橋鎮人張士平當選為鄒平縣第五油棉廠廠長,自此開啟他成為企業領頭人的生涯。37年之后,72歲的張士平從他一手打造的全球zui大鋁企山東魏橋創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魏橋集團”)董事長位置上卸任,交接棒傳到了48歲兒子張波手中。

9月26日,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魏橋集團董事長、法人由張士平變更為張波。截至目前,魏橋集團官網尚未更新領導人資料。不過,魏橋集團微信公眾號“魏橋創業”在9月26日發布的一條信息中低調透露了上述變動。

該信息中提到,9月26日上午9時,2018中國(濱州)國際鋁工業博覽會開幕,張波出席了開幕式,頭銜則為“魏橋創業集團董事長”。開幕式前,張波還分別會見了前來參會的國際鋁協秘書長羅恩•耐普,相關涉鋁協會領導、鋁行業專家等中外嘉賓,就世界鋁行業發展趨勢、做大做強濱州鋁產業等話題作了深入交流。

而在6天之前,濱州市鋁加工企業座談會召開之時,張波仍以副董事長身份參加。

官網介紹,魏橋集團位于魯北平原南端,緊靠濟南空港、青島海港和膠濟鐵路、濟青高速公路,瀕臨黃河,是一家擁有11個生產基地,集紡織、染整、服裝、家紡、熱電等產業于一體的特大型企業。

自2012年以來已連續6年入選世界500強,2017年躍居第159位,比首次上榜提升了281個位次;2017年還分別位列中國企業500強第36位,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第10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3位,連續四年位列山東企業100強第1位。

據《福布斯》2017年富豪榜,張士平家族位列全球第209位,中國富豪榜中排名28。2017年,魏橋集團實現銷售收入3590億元、利稅208億元、利潤131.5億元,上繳各級稅金96.31億元,同比增長19.31%。

“亞洲棉王”、“鋁電巨頭”

張士平身上有著中國民營制造業企業家的類似經歷。

農家窮孩 子出身的張士平于1964年參加工作,zui初的幾年時間里干過推車、扛棉等累活雜活。據《濱州日報》報道,想到母親煤 油燈下熬夜縫制布鞋的辛苦,張士平在那個年代還流傳著“光著腳打籃球”、“光著膀子挖河溝”的故事。

1981年,因“能吃苦、zui勤勞”,35歲的張士平當選為鄒平縣第五油棉廠(鄒平縣供銷聯合社全資擁有)廠長。3年之后,第五油棉廠以400萬元的利潤奪得當年全國供銷系統利潤第 一名。 1985年張士平被評為全國商業勞動模范,代表全省勞動模范赴北京領獎。

1989年,張士平開始建立紡紗廠,1994年創建鄒平縣魏橋棉紡織廠并任廠長,當年正值紡織行業連年虧損之際。1998年,張士平收購了濱州zui大的國營棉紡織企業濱州一棉,鄒平縣魏橋棉紡織廠同年改組為魏橋紡織集團,2003年公司正式更名為山東魏橋創業集團有限公司。

張士平曾于1993年當選山東省第九屆人大代表,1995年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1997年被批準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98年和2003年先后當選第九屆和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

截至目前,張士平家族牢牢控制著魏橋集團。工商信息網站“企查查”數據顯示,張士平目前累計持股魏橋集團33.61%,張紅霞(張士平大女兒)直接持股7%,張波7%,張艷紅(張士平小女兒)5.62%,張士學(張士平弟弟)4.01%,楊叢森(張士平女婿)2.73%,張士軍(張士平弟弟)2.16%。由此來算,張士平家族累計持股魏橋集團至少62.13%。

魏橋集團以棉紡織起家,旗下上市公司魏橋紡織于2003年9月在港交所上市。魏橋紡織,主要生產棉紗、坯布和牛仔布,是中國棉化纖紡織加工業zui具競爭力企業。2005年,魏橋集團登頂成為開始成為全球zui大的棉紡織企業。張士平也被業界稱為“亞洲棉王”。

2000年至今,魏橋集團的發展則主要圍繞電解鋁產業。就在張士平收購濱州一棉、繼續擴張紡織業版圖之際,張士平遇到一道難題,電不夠用。由于電網電力短缺,魏橋集團生產常常因被拉閘限電而被迫中止。

“魏橋模式”由此醞釀而出。所謂的“魏橋模式”即魏橋集團自備電廠、自建電網、余電直銷、孤網運行。主要特點為垂直一體化、不受國網調度、無需物價部門核價、不受發電時限控制。“魏橋模式”不僅解決了魏橋集團電力不夠的問題,同時直接影響了生產成本,電價比國家電網低1/3。

自備電廠帶來電力盈余之際,張士平于2001年開始涉足電解鋁行業。而在電解鋁行業,電力成本占到40%到50%,每度電相差1毛錢,反映到電解鋁成本即是每噸相差1500元-2000元。 這樣的成本優勢魏橋集團在電解鋁行業迅速崛起。“魏橋模式”公平與否爭議見諸報端前夕,魏橋集團旗下電解鋁板塊上市公司中國宏橋(01378.HK)于2011年3月在港交所上市。

截至2017 年9 月末,魏橋鋁電(電解鋁產業生產實體)及其下屬子公司共擁有和運營646 萬噸鋁產品產能及配套自備熱電廠。中國宏橋也早在2014年即超過俄鋁成為全球zui大鋁生產商,電解鋁產能占中國電解鋁總產能的近1/6。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頗具傳奇色彩的張士平還是魏橋集團,對當地經濟而言,分量不容小覷。 魏橋集團旗下紡織、鋁電兩個業務板塊,均是全球規模zui大、盈利zui強。此外,以魏橋集團為核心,在濱州市形成了紡織、鋁電兩大產業集群,企業有2000多家,綜合年產值5000多億元,合計解決就業近30萬人(其中魏橋集團員工16人,上下游企業員工10多萬人),為濱州市直接貢獻了半數以上的生產總值。 魏橋集團在2012年首次進入世界500強之時,也是一舉打破了山東省世界500強企業的“零記錄”。

“新魏橋時代”

48歲的張波從張士平手中接棒,這在外界看來并無多大懸念。

1996年,張波從山東廣播電視大學畢業,主修財務會計。在家中排行老大的張波,26歲畢業那年即回到張士平身邊。1998年,魏橋集團完成重組之后,28的張波就被任命為副總經理。

11個月之后,1999年3月,張波直接升任魏橋紡織總經理、執行董事及董事長。彼時,魏橋集團尚未觸碰鋁電,張波的重任就是建設“全球zui大的棉紡織企業”。

鋁電產業起步之后,張波的重心開始傾斜。從目前的排兵布陣來看,張士平將魏橋集團的紡織產業幾乎悉數交給了張紅霞管理,任魏橋紡織董事長、總經理,張艷紅輔助,具體負責威海園區。而盈利頗豐的鋁電產業則交給了張波。

從公開消息來看,張士平這樣的布局至少在10年之前就基本定下。也就是說,盡管張波近日才被公布接任魏橋集團董事長一職,但集團早已完成實質性“接班”,張波早就成為魏橋集團的戰略執行者。

不過,現如今正式交到張波手中的魏橋集團,正處于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環保日益高壓之際,其發展路線或要有別于此前十幾年的高速擴張模式。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推進落實過程中,以魏橋集團為龍頭的濱州鋁產業集群將同步放慢了規模和速度,轉向高質量發展的工業生態體系。

高質量發展也被認為是“新魏橋時代”的標簽。張波在接受媒體采訪是曾表示,“濱州市打造5000億級的鋁產業集群,靠規模、靠速度、靠初級制造是達不到的,這兩年我們已經開始轉換動能,向鋁應用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濱州的鋁行業以鋁水為圓心,形成三個同心環,第 一環是鋁棒的初級加工,第二環是型材的中級加工,第三環是汽車零部件的深加工,鋁在濱州當地經過幾次加工,提升了附加值,攤薄了單位GDP能耗,吸引了更多的技術人才流向濱州,產業工人的素質也大為提升。目前看來,濱州的鋁產業集群已逐漸發生了質的轉變。”

拋開鋁產業目前面臨的瓶頸,該產業仍將是鄒平甚至濱州的支柱產業。

在鄒平縣當地,魏橋創業則基本可以和鄒平鋁產業畫上等號。鄒平縣政府領導還曾在2015年對外表示,鄒平縣將力爭通過2-3年時間,建成產品附加值高、產品創新力強、市場占有率高、在全球具有較強影響力的2000億級特色高端產業集群,著力打造世界“鋁谷”, 積極搶占未來鋁業發展話語權,在全球鋁業發展中真正發出“鄒平聲音”。

而對整個濱州而言,其在“十三五”規劃中將“兩城四集群一基地”作為發展定位,到2020年打造5000億級高端鋁產業集群,推進全球高端汽車輪轂制造中心和汽車輕量化材料基地建設是重中之重的任務。其中鋁產業要達到5000億元,占了四大集群的一半以上,屆時鋁產業支撐全市發展的作用將更加巨大。

當然,張波眼下也面臨著張士平此前不成碰到的困境。張士平時代的極速擴張和“魏橋模式”都在給張波帶來一些遺留的麻煩。

2017年,山東省發改委等10部門研究制定的《山東省2017年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工作行動方案》提到,根據企業自查和山東省核查情況,魏橋集團違規建成電解鋁項目5個,違規產能268萬噸。除違規電解鋁項目外,魏橋集團停運煤電機組570萬千瓦左右。

今年以來,自備電廠價格政策的變動也在給魏橋集團帶來不利影響。此前的9月12日,山東省物價局發布《關于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及有關事項的通知》 (魯價格一發〔2018〕112號)。9月14日,山東省物價局聯合山東省經信委發布《關于完善自備電廠價格政策的通知》(魯價格一發〔2018〕115號)。

上述兩份通知明確了自備電廠企業政策性 交叉補貼標準。自備電廠企業政策性 交叉補貼繳納標準為每千瓦時0.1016元(含稅),繳納金額按自發自用電量計算。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為過渡期,過渡期政策性 交叉補貼標準暫按每千瓦時0.05元執行。此外,自備電廠還需要繳納政府性基金及附加標準和系統備用費。

上述政策變動意味著,魏橋集團多年來的電力成本優勢或被大大削弱。首次消息影響,中國宏橋9月14日之后,曾3天累計大跌23%。

作者:匿名13148次瀏覽

鋁道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為你推薦

迪士尼彩票上电视
<tr id="ca6ea"></tr><rt id="ca6ea"><optgroup id="ca6ea"></optgroup></rt>
<acronym id="ca6ea"></acronym>
<acronym id="ca6ea"><wbr id="ca6ea"></wbr></acronym>
<samp id="ca6ea"></samp><samp id="ca6ea"><wbr id="ca6ea"></wbr></samp>
<rt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rt><xmp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
<tr id="ca6ea"></tr><rt id="ca6ea"><optgroup id="ca6ea"></optgroup></rt>
<acronym id="ca6ea"></acronym>
<acronym id="ca6ea"><wbr id="ca6ea"></wbr></acronym>
<samp id="ca6ea"></samp><samp id="ca6ea"><wbr id="ca6ea"></wbr></samp>
<rt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rt><xmp id="ca6ea"><option id="ca6ea"></option>